【首獎】中文版
作者:芒草香 Hương Cỏ May
作品:《他鄉之夢》

任何一個女孩子,都希望長大之後前途光明燦爛,能遇到心愛的人、能擁有穩定的工作,能建立一個小小的家庭。而我,一個京北女孩,也曾經渴望能像其他女孩一樣擁有幸福。然而,生活中有多少人能夠如願以償?

2000 年初,我父親過世,留下給母親兩個年幼的孩子。當時我未滿十六歲,弟弟也未滿十三歲,與我們作伴的,是為了替父親和我醫病所留下的巨大債款。家庭和健康狀況迫使我輟學去工作,以幫忙母親扶養弟弟,然而,貧窮仍然是貧窮。母親決定去借錢讓我到台灣工作,只希望我們的生活能夠好轉。去仲介公司報到那天,我帶著滿懷希望,期待自己能早點去台灣工作賺錢,以幫助母親和弟弟。經過兩個月的培訓,我被挑上,出國時間也安排妥當,然而,隨著我一起出國的是家人到處借來的七千美元債款。出國當天,我在大內排機場憂喜交集:仲介費這麼多,我要到何時才能賺夠錢還債?飛機來到了台灣的國際機場,我心中又出現另一個擔憂,不知能否進入好的公司,不曉得加班時間多不多?要幾個月才能夠寄錢回家呢?

我的公司在龜山,在品管部門工作,剛開始的四個月,因為我是新員工而不得加班。到第五個月,終於能夠加班了,但公司的加班費只有 1.33 倍,即使我加班再多也賺不了多少錢。後來遇上經濟衰退期,公司又改成八小時制,沒有加班。兩年合約即將結束,而我仍未賺足七千美元,心中的擔憂揮之不去,想到年邁的母親、還在上學的弟弟、以及出國工作借貸的債款,我只能哭。

托上天牽的紅線,我在台灣遇到了他,那個我愛著,且相信將能夠和他終生共築幸福巢的男人。他在台中,我在桃園,我們能見面的時間非常少,我們用電話和隔幾週見一次面來維繫感情。他的安慰和鼓勵讓我暫時脫離柴米油鹽的擔憂。當他準備回國的時候,留給我一句承諾:「我將會回來台灣,我們一起賺錢,再一起蓋一間小小的房子。」我將他的承諾藏在心底,等待著他的歸來,但人們常說「離久情疏,承諾如風拂雲飄」。他回國兩個月之後,電話少打了,也少接了。該來的事終究會來,那件世界上最難過的事情,只是我從未想到他會如此對待我。那天晚上,弟弟打電話來說:「為什麼姐姐的男朋友在阿瞻家好幾天了?」阿瞻是我從小的好朋友,我給了他阿瞻的電話,讓他們互相認識,好讓他在越南時,即使沒有我的陪伴也不那麼鬱悶,怎知最後我卻「相信朋友而失去丈夫」。男友和好朋友的背叛讓我心痛無比,只能為命運的愚弄而哭泣。那段時間,下班後我幾乎只能找一個角落躲起來,為自己所受的傷害哭個痛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兩年合約剛滿,公司的工作量減少,因此也不讓我展延第三年。那簡直是晴天霹靂。年邁的母親一直病痛,弟弟失業,積欠的債務未還清,男友與好友背叛,對我而言一切都要結束了。我就像迷路的飛蛾,不知何去何從,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決心不能一無所有地回國,不能讓母親和弟弟繼續受苦,不能被那兩個骯髒的人嘲笑奚落。某天,那位「好朋友」打電話告訴我,她已經懷了那負心漢的孩子,我決定為自己的人生翻過新的一頁,就是「嫁台灣郎」。嫁給台灣人,讓我將能夠在台灣留得更久,更能夠幫助母親和弟弟。到台灣男友家拜訪兩次之後,在我家人的同意下,我決定和他結婚。我即將回越南,而我現在的先生當時仍未辦妥離婚手續,所以我們只能先拍婚紗照。當我準備離開時,也發現自己已經懷孕,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難過,因為我將要回國等辦理結婚手續,如同將自己的一生孤注一擲,「事成則風光體面,失敗則顏面盡失」。

相隔兩年,我終於回到了親愛的家鄉,回到小而溫馨的家庭,母親和弟弟終日盼望遠方的孩子與姊姊消息的地方。我帶著因懷孕而日漸明顯的肚子,不知道這次用一生來搏的賭注,是對還是錯?外人的閒言閒語都被母親擋住,但即使母親不斷地安慰我,要我別在懷孕時胡思亂想,但我明白母親的擔憂,只是她一直壓抑著、隱藏著。

生產的日子很快也來到,我生了一個白皙、可愛的兒子。我先生知道時很開心,產後第二十五天,我先生和公婆一同來到越南看我和孩子,直到那時候,村民的閒話才停下來。兒子兩歲時,我的結婚手續也辦妥。我們母子倆在越南時,我先生也很盡責地寄錢到越南養孩子,因此我不需要太擔心。辦理擔保我們母子倆去台灣的手續則遇到許多困難,花費也不少,我先生得在台越兩地跑很多次才辦好。最終,我們等待的日子來臨,拿著護照和簽證在手中,陪在親人身邊的日子即將結束,握著母親和弟弟的手,看著母親的淚水不斷在消瘦臉頰滑落。即使母親已經努力遮掩她的擔心,擔心我隻身在他鄉當人媳婦,被欺負卻沒人鼓勵分擔。在我走進登機室之前,母親說了最後的一席話:「孩子,你要記住媽媽的話,公公婆婆和夫家就像妳的家庭一樣,妳要疼愛、照顧妳的夫家,媽媽知道妳會遇到很多困難,有時候也會感到委屈、寂寞,但媽媽相信女兒能夠撐過,媽媽也會一直支持妳。」母親將我和兒子擁入懷裡,親吻我們的臉頰,哽咽地跟從小就由她照顧的外孫說:「你過去那邊,跟爺爺奶奶和爸爸團聚了,你不要忘記外婆喔......」,媽媽說著,不停啜泣。我上飛機,但心如刀割,就要離開生長的土地,離開有母親和弟弟的溫暖家庭,離開那即將迎接快樂農曆新年的家鄉,同時也離開了那些帶給我痛苦的人們。

我兒子來到第二個家鄉,重返夢幻的寶島,我一直幻想第二個家庭會迎接、照顧我們。來到台灣已經是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的晚上,這是第一個在夫家、在他鄉過的年節。剛開始,兒子需要一段時間適應周圍的人,他想家又想外婆,一直吵著要回外婆家,而我最沒料到的是先生對我的薄待和冷漠。我想家、想念家人,尤其在年節將近的的這個時候,而我先生不但不諒解,反而只會對我叱罵。因為兒子是在越南出生,到兩歲還只是會說越南話,我先生卻不斷挑剔,說我不會教孩子,小到連兒子吵著要其他孩子玩具的事,我先生也在過年時不停地斥責。我們母子倆剛到台灣,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又恰巧是在年節,可是我先生都不會瞭解、體諒,替我分擔憂愁,讓我淡忘對家鄉的思念,反而是冷漠與叱罵。我感到很難過又委屈,不曉得自己選擇這條路是對還是錯?那些日子,我失去笑容,只能為自己命運的不幸而哭泣。我們夫妻倆常常吵架、發生衝突。我先生總是罵妻打兒,孩子睡不好半夜哭鬧也被打。我們母子倆才來一個月,但我先生不斷地威脅要帶走孩子趕我回娘家。我很難過,因為再努力也被冷落,只因我是越南新娘,是外族人。

我們在台灣一個多月,我先生一毛錢都不給我,不讓我和朋友聯繫,還說了一些無情的話:「接妳過來,給妳吃給妳住,有水有電讓妳用,還要錢來幹什麼?」那些話如同一把刀劃割我的心。這就是沒有愛情基礎的婚姻?嫁台灣郎的下場就是這樣?還是因為我先生有了別人,才對妻兒如此薄情?我已經拋棄「嫁給所愛的人」的這個夢想,如今卻遇上一段沒有愛情的婚姻。那是這場交易的代價嗎?我曾經想過一走了之,跑回越南,但想到母親和她那滑落在消瘦暗沉臉頰上的淚水、那些左鄰右舍對懷著身孕的我的嘲諷、那些親戚朋友對於我嫁台灣人將有富裕生活的想法,尤其不能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回家,讓當年背叛我的兩個人有機會揶揄、嘲弄。想著想著,我吞下眼淚,決心忍耐,度過這些難熬的日子。令我感到安慰的是,公婆都很好,他們瞭解我、體諒我,當他們知道我被先生如何對待時,也會安慰我。幸好我先生在異地工作,半個月才回家一次,否則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的能耐和他繼續生活。現在,我兒子已經上幼稚園,我跟公婆一起在工地工作,先生不讓我在工廠上班,我只能聽從公婆的安排。對一個身型瘦小的女孩子而言,我的工作相當辛苦,但我會為了所愛的人而繼續努力,也希望「雨過天晴」,那陽光將曬乾我的孤單、鄉愁、因痛苦而流下的淚水。老天爺不會剝奪人們的所有,希望我有足夠的體力工作賺錢,幫助母親、照顧孩子,直到某一天我能夠帶著笑容回到家鄉,對母親說:「媽媽,我很好,我和我的小家庭過得很幸福,我的選擇最後已經得到回報了,請媽媽放心喔。」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也會努力讓那天能夠成真,而不只是空想。

像我這樣的越南媳婦,來到他鄉,只是希望能得到第二個家庭疼愛、體諒、照護。不只是自己,我更希望所有嫁外國人的越南女孩能夠被先生疼愛、被夫家尊重,那是我們的夢想與渴望。請諒解,也請幫助我們,不得已要遠嫁的女孩子其實很辛苦!

「女孩之身好比十二渡頭,怎麼何處清澈何地汙濁。」

***

母語評審 _羅漪文:講述女主角來台灣打工,遇上了同鄉談戀愛,男朋友提早回國並移情別戀女主角的好朋友。女主角傷心之下決定嫁給了台灣人。只是婚姻並不如想像中溫暖,作者丈夫對她相當冷淡,好在經常離家打工,作者一方面照顧孩子一方面拼命工作,只祈禱自己的處境可以改善的一天來臨。故事講述得很樸實,細節完整,不隱藏辛苦處境,但也不刻意煽動悲情。

決選評審 _駱以軍:這篇是我這種苦情派最愛的一篇。做為兩種女性的過程(妻子與母親),剛好她壓縮在這樣的篇幅裡。很奇怪她有一種恨意,處理男女關係的層面,情侶兩人都是移工,遠距離一拉開,她的男人就跟別人跑了,她處理那種恨意,很扭曲也很陰暗,她以為能在台灣找到比男友更有錢的丈夫,她為命運下賭注,很殘酷的,有非常恐怖的平淡跟認命。她描述懷孕時家鄉對她的羞辱,但接下來被接到台灣,很典型的,嫁給台灣底層的家庭,夫家情感的㔁養也不是很好,所以她很怪,不斷的承受,又不斷的騙她媽媽我過得很好。離鄉人的痛、被背叛的痛,一個脫離之後,又掉到另一個更恐怖的噩夢,一路下來,我所有痛苦的觸鬚都被她感動。最後的結語那句讓我起雞皮疙瘩。

得獎感言 _芒草香:剛嫁過來的時候,鬱悶的心情,加上被先生叱罵、冷落,卻不知和誰傾訴。恰巧看到文學獎比賽,所以我將壓抑已久的心事全部寫出來。執筆時,心中出現許多種情感,而我也想試試自己的能力。

我的文章寫自己的真實故事,當我接到電話通知,我的作品入圍決審,我又開心又感動。我哭了,但不是因為龐大的獎金,而是有人看了我的作品,有人有了同感。我只希望自己以及那些在他鄉當媳婦的女孩們,生活能夠有人照顧、保護、及幸福,好讓我們減少思鄉、離家的難過心情。因為我先生不讓我上班,所以現在我跟公公婆婆一起去做工,雖然很辛苦,但我會努力,因為公公婆婆永遠給我安慰、鼓勵,讓我不再那麼難過、委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