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審獎】中文版
作者:黎黃協 Lê Hoàng Hiệp
作品:《龍眼成熟時》

六月,夏天來臨,也是龍眼成熟的季節。

一個小村莊隱匿在龍眼園之中,極目四望,是一片綠色小山丘,距離市鎮約五、六公里。這裡的生活始終靜謐,村莊裡的幾戶人家都是種龍眼維生。每年到了龍眼成熟的季節,整個村子便熱鬧起來。有人將收穫之後的龍眼帶去市場賣錢,有人則運載回家,將帶殼的果子烘培做成龍眼乾,或製成甜甜的桂圓,很好吃。天色未亮,阿蓉已經起身幫大家準備餐點,因為等會兒全家人就要去山上採收龍眼。這個活兒一般是由王老太太、也就是阿蓉的婆婆來做,但這一個月王老太太身體不適,臥病在床。阿蓉是村莊裡少數的越南媳婦。

~~~~~~~

連續幾天的雨水沖走天空的灰暗,一切變得涼爽又明朗。這個工作天也變得更開心,因為鄰居阿美、阿九姐弟倆來幫忙。阿和是阿蓉的老公,他在龍眼園正中央搭了一個小棚子,採收下來的龍眼都放在這兒,這兒也是巡果園之後的休息處。阿美和阿蓉正在將龍眼綁成一串一串、疊到竹籃裡,待會兒要送去給大盤商。正午的陽光更烈,阿和和阿九回到棚裡休息。他們一起喝著一種含有低度酒精的飲料。不曉得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陽光,兩人的臉都微微泛紅。

「阿蓉最近還是到移民署當志工嗎?」阿九突然起了話題。
「還是常常去喔!九哥。那裡的工作很有趣,我很喜歡,而且又能遇到很多越南人。」阿蓉笑著回答。

阿九和阿和乾了一杯,繼續話題,半開玩笑地說:
「有誰像阿蓉這樣嗎?我也想娶一個越南老婆,像阿和能娶到阿蓉一樣。」
「噢,那要看你能不能...... 像我老公一樣幸運囉!」阿蓉說著大笑,大家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嗯,阿和要很有福氣,才能娶到像阿蓉這樣的老婆呀!嘿嘿!喔對了,阿蓉有打算繼續去那間我介紹妳的夜間補習班嗎?」

阿蓉還來不及回答,阿美就接了話:
「很好欸,阿蓉妳應該去上課啦。多學一點就多知道一些,現在的社會進步很多,像我這把年紀就跟不上了,想學也很難呢。」
「我也很想去上課,但還是要安排一下時間,家裡還有很多事要做,大家又那麼忙。」阿蓉一邊回答一邊想,他們夫妻倆當然明白上課很好,但是除了看得到的困難,另一個讓夫妻倆尚未達成共識的原因,是王老太太還沒同意。

「好啦,我們繼續工作吧!」阿和喝完杯中的飲料,結束話題,往龍眼園走去。

~~~~~~~

王老太太的身體仍未見好轉。

「妳現在還去上課做什麼呢,孩子。」阿蓉的婆婆有氣無力地說著,話語數次因為咳嗽而中斷:「還是專心工作賺多點錢,讓阿興能夠去上學就好了。他的未來還很長,還需要照料呢!」

阿蓉不敢多說,只輕輕說聲「是」,便繼續餵婆婆吃飯。其實這幾天,阿久的建議一直在阿蓉心裡盤旋著,那建議挑起了阿蓉對於讀書的兒時夢想。當時,因為家境困難而放棄了學業。在內心深處,阿蓉還是很想去上學。自從來到台灣,這座寶島讓阿蓉認識了許多新事物,讓她對周遭事物有所好奇,使她更想去了解它。阿蓉的先生阿和,即使還有許多讓他擔心的事,但是基本上已經同意讓阿蓉去上課,只是婆婆那一關還過不了。這真的是百般困難的事呀!

夜裡,阿和爬上床,躺在妻兒旁邊。阿蓉抱著已經熟睡的小興。阿和輕輕地摟住阿蓉,輕聲細語:
「老婆,妳一定要去上課嗎?」
「一定啊。只是不曉得要怎麼辦才能讓媽媽同意。」
「真的很困難。我覺得做什麼事都需要用心,要付出一顆真誠的心。我會努力分析讓媽媽了解。如果我以前用功讀書,生活應該也能過得比較好,不必像現在這樣,只能依靠龍眼園的收入。」
「嗯,可是如果那樣,說不定我們就遇不到彼此了啊!」阿蓉開玩笑,先生也跟著大笑。

「可能是真的喔。但好家在,老天爺從不會拿走一個人的全部所有,祂給了我一個像妳這麼好的人生伴侶呢。我決定全力支持妳去上學。」
「太感謝老公了!」

夜已深,在黑漆漆的空間裡,阿和仍感覺到太太正在微笑。
「中午聽阿九講的話,感覺他很喜歡妳齁,老婆?」
「就只會瞎猜呀你。幹嘛問這個?」
「說笑而已。妳這麼可愛,以前在越南,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誰知道啊?老公,你是打算要吃醋喔?」阿蓉調侃著。
「哪裡,才不吃醋。都是夫妻了,才不要吃醋呢!不吃醋!」阿和邊說邊揮揮雙手。
阿蓉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睡覺啦,睡吧。明天又要辛苦了。」

和先生聊了一會兒,阿蓉反而無法入睡。許久以前的回憶湧上心頭。一直以來,阿蓉以為自己已經將那些回憶給忘記,已經能夠快樂地在先生的家鄉生活,與先生的家庭一起。但,就這麼簡單的一件事,阿蓉也辦不到。阿蓉想要遺忘,卻又不敢忘卻,因為那是她生命旋律中最初、最清脆、最純真的音符。那些回憶已經好幾次不請自來,在阿蓉的夢鄉出現,使得她隔天起床所面對的現實恍惚起來。但,那也只是在剎那間,因為她還得為先生的家庭而活,尤其是為了小興,她的「寶貝兒」。阿蓉覺得先生說得很對,老天爺不會剝奪人們的全部。無論如何,比起其他越南媳婦,阿蓉覺得自己能得到夫家的關愛,已經是幸運得多了。她和先生的婚姻雖然沒有愛情作為基礎,但後來,他們是因為有愛而繼續一起生活。由義生情,就像人們常說「一日夫妻、一世情緣」。因此,阿蓉克服了最初的陌生、障礙,為自己的家庭經營著幸福的生活。

夢鄉,那是一個奇妙的世界,因為在那裡,人們可以過著另一種生活。人們在夢鄉中,可以躍入未來,或者回溯過去。這些年,對家鄉的惦念仍不時騷動阿蓉的心,而夢鄉就是唯一能夠讓她超越時空的侷限,清晰地、親切地回到親愛家鄉的生活。這些日子,爸媽和弟弟應該也在成熟的龍眼園裡忙碌著。一年的生活,也都寄望在這些時候的收穫。

當年,兩個家庭同在一個村,阿蓉和阿發是兒時的玩伴,青梅竹馬,進而成了情侶。他們的愛情就像大自然裡的果樹,季節到了就開花結果,雙方家庭和左鄰右舍都很支持,讓他們的情感更加濃厚。那段情,也在每天夕陽在河水中散開時的傍晚約會中日益成長。

「阿蓉啊,早一點回家喔,孩子!女孩子太晚回家不妥當喔!」每次晚飯之後,當阿蓉跟媽媽請示要出門,媽媽都會這麼說。
「媽,別擔心啦,發哥敢對我怎樣,我就馬上送他到河裡去!」阿蓉調皮地回答。
「妳又來了啊,幸好阿發他了解妳,不然我看都沒人敢娶妳回家呢。」
「媽,妳要對自己的女兒有信心啊。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了喔。」講完,阿蓉順手抓起剛烤好的番薯,帶著待會兒當作零嘴解饞。

三葉船緩慢地順著河渠的水流滑著。河堤兩旁一串串飽滿的龍眼,似乎很努力在水鏡中投映。那感覺,就像只要一揮手便可摘下一串飽滿熟香的龍眼。

「妳家的龍眼,今年看起來是豐收齁。」阿發輕輕地划動船槳。
「還不錯嘍。但豐收的時候價格偏低,我爸媽好擔心喔。久久才有一次這麼豐富的收成。」
「嗯,我家也是。這一季還不錯,我爸媽也說,快要湊夠錢讓我娶老婆了喔。」
「是喔,可是你打算要娶誰呀?」阿蓉嘻嘻地笑,假裝專注剝著手中溫熱的烤番薯。
「誰知道呢,妳很在乎哦?」
「嘖!誰在乎啊!」……

「發哥啊,這條河渠走到盡頭會是哪裡呢?」
「就到河的主流啊。划完河流就到海嘍。」
「好棒喔。外面的海漂亮嗎?」
「我也跟妳一樣嘛,都沒去過怎麼知道呢。只是那外面浪很大、風很強的喔。」
「可是應該也有很多有趣的事物齁。我聽人家說,海洋不像我們村裡那樣,所以也想看看的說。還是,以後你帶我去,好嘛!」
「我先不答應喔。但我想,我們就在這裡生活,就在這個龍眼園、這條河渠呀,去那麼遠只是自討苦吃而已。妳想玩水,我就划船帶妳去玩,齁!」......

但,生活總是隱藏著許多晃悠波折。阿蓉的爸爸突然生了重病,不能工作,家裡得將一部分果園賣掉為爸爸治病,阿蓉的家境也因此面臨困難。阿蓉和阿發那段美如家鄉河川的愛情,也沒有得到一個如人們所盼的結局。那些愛情裡從未煩膩的吵鬧、賭氣戲碼一直上演,兩個人的自尊也趁機得以縱容,將他們的距離越拉越遠。那一年的龍眼季,他們沒有一樁預定中的喜事。

隔年,也在龍眼季,阿發結婚了,是隔壁村的一位女孩,看起來賢淑、內向。愁悶糾纏著阿蓉,一分一秒都甩不掉趕不走。內心深處,阿蓉不相信,越想越無法相信那是事實。難道她那些模糊的感覺是真的,真正的原因是在於兩人的人生觀、對未來的夢想差異太大,還是因為...... 阿蓉家太窮?!

~~~~~~~

「媽,我想跟您談談我老婆去上學的事。請您同意讓阿蓉去上學,家裡的事我們夫妻倆會安排妥當的嘛。」王老太太的健康每況愈下。擔心敵不過病魔,王老太太喚阿蓉夫妻和孫子到床邊來囑咐。阿和也擔心這是他說服母親的最後機會,萬一母親逝世,他讓阿蓉去上課,心頭也會對母親過意不去。

「阿蓉啊,妳就為了妳老公,盡心盡力照顧他,照顧這個家。別去讀書了,沒有時間了呀,況且妳現在讀書,以後也做不了什麼啊。要存很多錢,以後才能照顧小興。媽已經想清楚了,妳們就不要多說了......」王老太太話語未畢便猛烈地咳著。

阿蓉感覺到婆婆的身體已經很差,要先生趕緊叫救護車。
「急...... 急救啊?嗯...... 嗯...... 妳打,打電話吧?」阿和慌亂了起來,一手扶母親坐起來,一手幫王老太太順順氣。

之後的將近半個月,阿蓉邊跑醫院照顧婆婆,邊幫先生收穫龍眼。幸好及時急救,加上阿蓉的細心照顧,王老太太最終戰勝了病魔。睜開雙眼,看著坐在床邊幫自己按摩的阿蓉,王老太太心中突然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算一算,自從嫁入王家,阿蓉從未有過無禮的態度,屋裡院外的事情也都是她一手包辦。阿蓉生了個這麼可愛的孫子,也是她勸阿和將王老太太留在家裡讓她照顧,而不是聽別人的話送媽媽去養老院。突然間,她覺得對這個媳婦加倍疼愛,感覺就像自己親生的女兒。而她,她怎能忍心不讓女兒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呢。她將會後悔一輩子呀!想到那裡,王老太太突然感到眼睛一酸,但她仍努力忍住不讓阿蓉知曉。

「孩子,妳去讀書吧,妳應該去讀書啊,阿蓉。」
如此唐突的情況,阿蓉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她抱緊婆婆喊著:「媽...... 媽......」

~~~~~~~

今天下午,結束了移民署的工作,阿蓉繞到學校去接兒子。母子倆去菜市場買了一些菜就回家。今天下午的街道人車稀少。兩旁的龍眼樹,前陣子還掛著滿滿的果實,現在又長出了嫩綠的葉子。

「今天在學校有什麼好玩嗎,孩子?」
小興從剛剛就坐在後座抱著媽媽,聽到問題就開始滔滔不絕:
「很開心啊,有幾個大學生哥哥姊姊來我們班上,教我們做風箏喔。他們知道我的媽媽是越南人,就問我會不會講越南話。我說我不會,可是我會唱越南歌,然後我就唱了媽媽教的『我愛阿嬤』啊。他們都說我唱得很好聽欸。」

「媽媽的兒子好棒喔,那媽媽就多教你講越南話嘍。」
「好哇。對了媽媽,龍眼沒有了耶。」
「對啊,今天的龍眼季過了,明年會再有的,孩子。」
「明年阿興長大了,阿興再去幫媽媽摘龍眼好不好。」
「好,阿興乖,媽媽就讓阿興去幫忙摘龍眼!」

今天下午,回家的路怎令人如此愉悅。



母語評審 _羅漪文:講述女主角嫁來台灣,向婆婆求得外出學習機會的過程。作者的夫家種植龍眼,作者與丈夫努力工作,關系融洽,只是婆婆常以「夫妻要更努力為兒子的未來為打拼」為由,不希望媳婦外出上學。後來,婆婆生病了,媳婦用心照料感動了婆婆,婆婆終於同意媳婦的請求,媳婦感動的抱著婆婆喊媽媽。婆家有龍眼園,娘家也有,故事呈現夫家收成的場景為主,中間插入對越南老家的回憶並解釋她嫁來台灣的理由,最後以接孩子放學收尾,作者以龍眼意象串接各個片段,使文章具有整體性,也具有象徵性。 

母語評審 _阮蓮香:是一篇帶有文學氣質的故事,但同時也可能是作者的親身經歷。全篇作品結構佈局相對嚴謹,文筆通順。內容除了真實刻畫一位越南媳婦在台灣幸運地獲得夫家愛護與照顧的生活情境,並且也充分體現其熱切思鄉的心境。那些葉狀小舟、質樸村民等故鄉鄉下形象,是離鄉背井的人無法輕易忘記的美麗記憶。交互穿插的台灣與越南空間情境,不但是作者在反映兩地的生活,更同時也是表現了越南媳婦的兩種心境:一方面是對於先生的感情、義務、責任,另方面則是內心深處對於出生地域、親人、舊友的無限懷思。儘管日常生活與計較會使那些懷思淡忘,但只要是忽然地經過某些情境,例如是飄來的龍眼香,也都足已再觸動他們的鄉思,令他們陷入深深的回憶裡。

決選評審 _顧玉玲:我覺得他使用的意象都滿貫穿的,從原鄉到台灣,龍眼的豐收,關於愛情,用河流來描述,原鄉與異鄉兩地交錯的寫,層次清晰。

得獎感言 _黎黃協:我的作品是根據我在員林認識的越南新娘姊妹們的真實故事所改編創作的虛構作品。我的作品能被接受,且得到好評讓我感到很幸福。我將轉送這份充滿意義的禮物給越南新娘們,特別是我在員林的姐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