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選】中文版
作者:Erin Sumarsini
作品:《業豐和 Carlos 的故事》

業豐開心地和Carlos玩著。Carlos是一隻毛茸茸的秋田犬,金黃摻白。業豐矮矮敦實的身材看起來很滑稽,他開懷地笑,Carlos響亮地狂吠,互相追逐、翻滾、擁抱、依偎,就像一對小男孩。

我是個看護工,住在宜蘭漁港附近的吳家,工作主要是照顧一位老人家,吳先生的媽媽。其實她還很健康,但因為快要一百歲了,所以生活大小事都需要別人幫忙。我的任務就是協助「阿嬤」所有的需求,對,我們都叫她「阿嬤」。不過除此之外,我也要打掃家裡和煮飯。

吳家人很好。吳先生和吳太太每天上班。業豐,他們的長子,這26歲的大男孩是個成年男子,卻依然被困在孩童階段的心智年齡。他的身材胖嘟嘟的,有一張圓圓像小孩的臉蛋,似乎老是咬到自己的舌頭,因此講話不清楚,也總是流口水。業豐罹患唐氏症,不過即使如此,他總是自理生活,不依賴別人。而他弟弟志成,正在當兵。

吳家養兩隻狗。一隻秋田犬叫Carlos,牠是業豐的愛犬。根據阿嬤的說法,業豐12歲時就養了Carlos,因此現年14歲的Carlos,已經是上了年紀的老狗。在這段時間裡,業豐和Carlos形影不離。我看了很多吳家的照片,裡面幾乎全部都有Carlos。從還可以被業豐抱在懷裡的小狗,到現在幾乎跟主人一般大小的身材。

另一隻是杜賓狗,名字叫Champion,看起來很兇,但其實非常溫馴有禮。當我清理Champion的籠子時,牠從來不會搗蛋。當主人準備餵牠吃東西的時候,Champion也會靜靜的等待。

一個寧靜的早晨,我起床準備吳家的早餐。我默默地在廚房裡忙,所有的人都還在睡夢中,涼爽的早晨難免讓人想繼續賴床,連狗狗也一樣。

但是,我似乎聽到狗屋那邊傳來狗的哀嚎呻吟。出於好奇,我瞄向小房子形狀的狗屋。我看到Champion安穩地蜷縮著,但是當我看向Carlos的狗屋時,嚇了一大跳......

「Carlos!你怎麼了?」我不由自主地大喊。

鋪在Carlos身下的布,滿滿地染了鮮血。Carlos姿勢歪斜,四肢伸直,張開的雙眼無神呆滯。我慌了,但不敢碰牠。趕緊跑到先生和太太的房間。我輕輕地敲房門,緊張得要命,八成也臉色蒼白。不知道怎麼搞得,我只覺得嘴唇僵硬、舌頭都麻掉了。太太慢慢地把門打開。


「怎麼了?」太太問。
「 Carlos ... Carlos ... 流血了」我結結巴巴地試圖解釋。

太太快步走到Carlos的狗屋,摸了摸Carlos的身體,然後大喊她老公。因為太太大喊,不只先生衝出房間,業豐也急忙趕來。為了要急著查看Carlos的狀況,業豐匆忙中跌撞到癱軟在血泊中的Carlos,然後痛哭失聲。

我想起阿嬤,她一定會被吵醒。我回到我們倆一起睡的房間,還沒開門,阿嬤就已經一拐一拐地走出房間。我握住阿嬤的手,扶著她,向她解釋Carlos流血,但我不知道原因。阿嬤看起來很擔心,也想一起看看在狗屋裡的Carlos。

先生和業豐扛起Carlos龐大的身體,把牠放置在已經被太太用厚布蓋住的長沙發上。所有人都很著急,業豐甚至不斷地哭喊著Carlos的名字。Champion也跟著醒來,一直走來走去,不時吠叫,彷彿在問「發生了什麼事?」

先生請獸醫來到家裡。
獸醫檢查過Carlos之後說:「也許是犬瘟熱。」

Carlos的糞便中有鮮血,獸醫建議把Carlos帶到診所接受治療。業豐不准獸醫或先生抬Carlos進車內,這矮胖的小伙子一個人吃力地把大狗抱上車。我看見太太和阿嬤擦拭著眼角的淚水。


事情發生之後,已經兩個月了,家裡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不再那麼熱鬧,因為時常打打鬧鬧的業豐和Carlos,現在比較沈默。Carlos恢復了健康,但並沒有完全回到從前。牠的動作變得緩慢,不再像以前喜歡追逐和滾來滾去。牠常常不理業豐丟給牠的棍子或皮球,只是或坐或躺著,看著業豐和Champion玩。

獸醫經常到家裡檢查Carlos,有時候,我會在無意間聽到獸醫和先生談論狗的狀況。「Carlos很老了,牠已經超過秋田犬的平均年齡。牠的心臟有問題,消化系統也是,所以要給牠吃我建議的食品。」獸醫說。

業豐總是認真地聆聽,並且確實遵照獸醫的建議。他用他潦草的字跡製作Carlos服藥與吃飯的時間表,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每當先生和太太試圖閱讀業豐的字跡時,總是眉頭深鎖。

一天下午,獸醫檢查完Carlos之後,臉色看來起很難過。Carlos日益消瘦,獸醫低聲對吳先生說:「安樂死,可能是結束Carlos痛苦的最好選擇。」

我端上茶水和蛋糕後離開,看見業豐躲在門後偷聽獸醫和吳先生講話。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業豐嚇了一跳,他把食指放在唇邊,要我安靜別作聲,然後揮了揮手叫我離開。

在那天之後,家裡氣氛更是徹底的僵硬又尷尬了。先生和太太常常發呆,業豐也常常若有所思。

僵硬又尷尬的家庭氣氛,總算因為業豐的弟弟志成回家而稍有化解。他們四個人依偎著,相互搶著講話。阿嬤也趕過來看高大的孫子。不要忘了,Champion興奮地跳來跳去歡迎他的少爺。我得到一個溫暖的問候,以及替志成煮一碗湯麵的請求。

當湯麵煮好,我看見業豐和志成屈膝跪在Carlos躺著的沙發旁,擁抱牠。志成哭了,頓時我的視線也變得模糊,眼眶泛淚。業豐應該是最傷心的人,因為他的狗生病了,但我卻看到業豐拍著志成的肩膀安慰他。

「Carlos一定會好起來,我時常給牠吃藥。」業豐結結巴巴地說道。

「哥哥,麵已經煮好了,請用。」我禮貌的說。
「謝謝,阿玲。」志成回應。

高大的年輕人吃了麵,眼睛還是水汪汪的。我感動不已,尤其是當我看到業豐跪著撫摸Carlos,同時輕聲哼唱搖籃曲給他心愛的狗。


每天我都是第一個起床的人,然後打開所有的窗戶和門。但是今天早上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大門和前門都已經打開了。先生不可能忘了鎖,我來回檢查其他門窗,除了那兩扇門以外,其他門窗依然緊鎖著。小偷?啊,不可能的,昨天晚上我沒有聽見狗叫聲。

噢~對了,狗!我立刻去檢查狗屋。Champion還在打呼,但Carlos不在牠的狗屋裡,也不在長沙發上。那隻狗跑去哪裡了?莫非業豐把牠帶到他房間睡嗎?

當我看了業豐的房間後,我真的開始緊張了。業豐不在,衣櫃凌亂,水龍頭的水也沒關。業豐和Carlos都不見了!

「先生!太太!哥哥!業豐和Carlos不見了!」我大喊,驚慌地敲先生房門。

在這之後,家裡變得很吵鬧。先生和太太來來回回檢查家中所有角落,志成帶Champion圍繞著海港周遭的街道尋找業豐。發抖的阿嬤,也跟著反覆呼喊業豐的名字,全家陷入一片驚慌。

我們一整天都忙著找業豐和Carlos,先生請警察到家裡,我把早上所有看見的事告訴他。我照樣準備飯菜,但他們一點都沒吃,除了我勉強餵阿嬤慢慢吃了一點。志成忙著打電話聯絡他的朋友,上傳業豐和Carlos的照片到社群網站。

「阿玲,你在台灣不是有很多朋友嗎?幫我上傳我哥哥的照片,搞不好你朋友有看到。」志成懇求。
我又心慌又激動地上傳照片。真的,我感受得到吳家的恐懼。


業豐和Carlos已經失蹤五天了。好幾次,我們收到模糊不確定的訊息,然後先生和志成就立刻衝到通報的地點,即使遠在外縣市。但是都沒有結果。

第六天,我從朋友那裡得到消息。他傳來一張不怎麼清楚的小照片。照片裡,看上去有點胖的男人正抱著狗,窩在一堆廟會用的玩偶、面具之間睡覺。我拿給志成看,告訴他地址。那是台北文山區靠近市場的一間小寺廟。

「打電話給你的朋友,確認業豐還在那裡。來吧!你跟我們去。」先生請求。
「但阿嬤怎麼辦?」我疑慮地問。再怎麼說,照顧阿嬤仍然是我的職責所在。
「我跟著去接業豐。」阿嬤說。

去台北市文山區的路程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當我們快要到市場時,已經下午了。市場冷冷清清,因此我們的車可以停得離廟更近一些。只見到在廟門附近掃地的人。

「先生不好意思,請問您有沒有看到這個人和狗?」志成拿著照片禮貌地詢問。
那個人停下掃地的動作,拿起照片端詳。

「喔,他在廟裡拜拜,已經睡在道具倉庫四天了。每天早上、中午、下午、晚上,一直在拜,然後把狗狗交給我照顧。有時候,他還帶著那隻大狗一起到廟裡祈禱。他現在正他跟他的狗在裡面。」掃地男人一臉愁容地告訴我們。

我們一起進到廟裡,看見業豐跪在拜拜的祭壇上,彎著腰,持香的手貼在額頭上,一旁躺著日益消瘦的Carlos。

渾然不覺我們的到來,業豐持續用響亮而結巴的聲音向神明禱告。

「神呀,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我覺得,有人想要從我身邊帶走Carlos。如果這個人是你,那,請你把牠的靈魂留下來繼續陪我。我不喜歡以前那個獸醫。」

業豐簡單的禱告揭開所有的謎團。太太忍不住哭了。聽到啜泣聲,業豐停下動作回頭看。

「你們要幹什麼?不要帶走Carlos!」業豐大喊,同時抱住癱軟躺在一旁的Carlos。

「沒有,兒子,沒有。我們不會把Carlos從你身邊帶走。我們回家吧,好好治療Carlos,治好為止。」先生說。

費了一點時間,我們才把業豐哄上車。志成幫業豐把Carlos抬進車裡。志成開車,先生坐在他旁邊,太太、業豐與Carlos坐中間位子。我和阿嬤坐在後座,抱著業豐的背包。幾件業豐的衣服裹住Carlos的藥,以及有凌亂筆跡的紙張。

我們剛剛開上高速公路,業豐很平靜地對太太說:「媽媽,Carlos沒有呼吸了。」

我們大家都嚇了一跳,志成馬上把車停到路肩,轉過身試圖觸摸Carlos。太太哭了,每個人都很難過。一件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發生了,發生在停在高速公路路肩的車上。

Carlos死了,業豐應該是最難過的人。但是正好相反,業豐是唯一平靜微笑的人。他甚至揉了揉家人的手,輪流安撫大家。我也哭了,雖然不知道到底為了什麼。

黃昏的天空,成了吳家眼淚的背景。來自數百英里外的印尼的我,扮演了見證生命戲劇的抒情角色。我了解了友情、忠誠、犧牲、祈禱、希望,一位真誠去愛的特殊少年,以及一隻忠實的狗,業豐和Carlos。



母語評審 _Agung Sepande:很有啟發性的故事,提醒我們身為人類要時常愛護動物及所有老天爺賜的生活。一位唐氏症小孩(業豐)能那麼親與尊重動物生命(Carlos/他養的愛犬)我們身為健康的人該能做的比業豐來得多。

母語評審 _Leonhard Bartolomeus:我選擇這則故事的理由,是因為她從第三者的角度,描繪了移工與雇主家庭的關係。讀者可以透過男子與狗之間比喻,發現業豐與 Carlos 的這一層關係有多麼強烈。 透過簡單的文字與清晰的概念,這篇故事很簡單卻蘊含深沉的情感,而且行文相當流暢。如果需修訂,作者不妨加入角色間的對話,使角色的連結更清楚。

決選評審 _陳芳明:這篇寫得很傳神,尤其寫到那隻狗,感情很真實,業豐跟狗非常非常深厚的感情,逃家跑到文山區,看到那裡,讓我覺得這個故事是真的,因為很有畫面,所以我一開始看到這篇就覺得真是寫得很好。

決選評審 _顧玉玲:我自己也很喜歡這篇,可能它是唯一一篇沒有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她敘述在這個家庭裡她所看到的一個故事,可是我們又能很清楚看到她的腳色,與她跟雇主的關係。

決選評審 _丁名慶:她把自己的腳色退到比較後面,很難得的一點是,她透過她的眼睛去看她經歷的生活,細節也很生動豐富。

得獎感言 _Erin Sumarsini:從臉書上的朋友以及寫作協會 FLP 得知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我寫的故事是一個虛構的故事,靈感來自身邊的真實事件。我寫作只是在工作之餘打發時間,因為被限制的空間感到無聊而寫。得獎當然讓我期待,不過除此之外,我為代表印尼國家的名義獲獎而感到榮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